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要出嫁的公主

要出嫁的公主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文案:当了十五个年头的公主,接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到兀颜国"进贡",母后说,要她爱她的"敌人",要"取悦"她的主子,这应该不难吧?取悦他?应该是黏着他,一天到晚撒娇就行啦!可是,听说兀颜国的人都长得像头熊耶......咦?他长得一点也不像熊嘛!看来这次的任务应该可以"得心应手"才是......搞什么!?月眠国竟敢丢个小娃儿给他!?他可是个王,又不是"奶妈",可没空跟她玩"扮家家酒"的游戏!既然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他也不在乎多个"玩具"来舒解压力,嘿嘿,他最喜欢玩的就是----排排"做","吃"果果!

    月眠国,是位于幅员辽阔大陆上的第一大湖----月眠湖中央的一个小岛国。

  在四大强国分据的土地上,它不过是众小国之一,在东西南北四大霸权的环伺下,它弱小得让四大强国连侵略的意图都提不起。

  但是,在月眠湖四周的小国们可就不这么想了。

  对于四大强国,小国们是不敢妄动干戈的,可是,对于几乎毫无守卫能力的月眠国,小国们不企图将之纳入版图,只因月眠国有着一项非常特殊的经济利益,那就是----月眠纱。

  月眠国因位于月眠湖上,其得天独厚的地质和桑田孕育出奇特的"月蚕",它所吐出的蚕丝色泽瑰丽,能纺织出世上最美丽的月眠纱,为月眠国带来相当高的经济收益,以至于其他小国们莫不觊觎着月眠国这座肥沃的小岛国。

  月眠国是个阴盛阳衰的国家,女性是特别的娇媚可人,男性则生性温文儒雅,所以,月眠国历代的掌政者和执事官们清一色都是女性。

  由于男性不擅武学,所以,军备薄弱得可磷的月眠国为能不受小国们的滋扰侵犯,每年都会向四大强国进贡,以换得其以强势牵制众小国的进占。

  今年,进贡的日子又到了。

  精致而美丽的皇宫里,女王用来批阅奏章的银之殿上----

  "女王陛下,这个月十号就是进贡四强国的日子了,您已经决定好今年的贡品内容了吗?"月眠国第二十四任女王黛姬的贴身女官仙仙,轻声细语地提醒着她尊贵的女王陛下这个重要的日子。

  "这个月十号呀!有,我早就想好了。"美艳动人的女王黛姬挥一挥手,以示这项决策她早已决议完毕晾在一旁了。

  "哦,那请您快告知属下,属下好准备贡品,安排朝拜进献的事宜。"仙仙冷静的脑子里转动的不是进贡的路线、运送的交通工具就是该调遣的人手。

  "仙仙呀!关于这件事儿你就不必费心了,我早就指派了四组皇家船队分头进行去了。"她得意地扬起线条优美的绯红唇线。

  "皇家船队!?那怎么够?每年的贡品多的都得用三、四艘大型商船来运送,光是用小巧的皇室轻舟哪能够胜任载运之责?"仙仙杏目圆睁,不敢相信女王真的把进贡之事妥善处理了。

  "不用那么麻烦啦!"她挥开一张签署完毕的奏章,朱砂毛笔随手一丢,表示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了。

  "女王陛下,您究竟是呈上了什么贡品给四大强国啊?"可别是草草了事而惹恼了四大强国的君王,仙仙蹙眉一一拾起被女王丢弃的文件。

  "就是我那四个美若天仙的宝贝女儿呀!我想她们都已过及笄之年,也该是嫁人的时候了,所以就命令她们一一前往强国,尽心尽力地伺候她们的夫君,以巩固我月眠国和强国之间的关系,你说我是不是想得非常周密?"黛姬竖起修长的白嫩玉指,说得头头是道。

  "可是,就算是出嫁,她们毕竟贵为月眠国的公主,就这么草率地送往强国,也没有举行隆重的婚礼......"仙仙为公主们感到有些不值。

  原来先前女王陛下找来一些艺妓让公主们拜她们为师,用意就是在这儿。早知道女王的计划是这样,她就不该帮着寻找那些"功夫高强"的艺妓了,仙仙愁眉苦脸的一叹。

  "婚礼只不过是个形式,我相信我那四个才貌双全的女儿们,会获得比婚礼更为贵重的东西,例如,她们未来夫君的爱。"心思聪敏的女王想的是更深一层的用意。

  "可是四位公主金枝玉叶连皇宫都甚少踏出!突然间离乡背并到一小全然陌生的国家,着实委屈她们了。"她真不知该佩服女王无私的决定,还是该为公主们的未来担忧。

  "话不是这么说,她们既然身为月眠国的公主,就该为我月眠国劲上一份心力,而且事前我可是有先问过她们的意思,才作出这项决定的。"她可不认为身为月眠国的公主,就该无所事事的让人民辛苦地供养着。

  仙仙苦着小脸,女王在掌理政务上公正严明,让月眠国的百姓们安居乐业。但也因此,在母亲的角色上,她就难免疏忽了些,像是嫁女儿这等大事在她看来,似乎尚不及国家的安定繁荣重要。

  是月眠国的子民让她淡泊了亲情上的牵系,她在心中幽幽一叹。

  "不知公主们启程多久了?"仙仙仍不死心地问,她暗忖或许还来得及追回公主们。

  "我想----这会儿她们应该都快抵达四强国的京都了吧!"黛姬想了想女儿们离开的时日说道。

  "那是来不及了......"如今公主们可能都在准备觐见强国的君王了吧!

  "仙仙,你大概觉得我不是个尽职的好母亲吧!"黛姬自己也很清楚,她这个母亲不够称职。

  "您只是为了顾全大局,不过我知道,您心里仍是疼爱着四位公主的。"仙仙又是重重一叹。

  "那当然,我为她们选的夫君可是万中选一、独一无二的。"黛姬坚定的说道。

  公主们,请各自保重了。希望你们能以才貌兼备、灵秀慧黠之姿,为我月眠国,也为你们自己挣得一些庇护。仙仙在心中祈祷着。

  "公主,可以了,你已经泡得够久了。"宫中侍女春红向将整个人浸泡在浴池里的小公主喊着。

  只见全身赤裸的小人儿仍躲在水里,不肯上来,然后不断地自水里向上吐着气泡。

  最后,小人儿憋不住气,从水里猛地窜出头来,"哇!"她大口吸着气,双手抹去小脸上的水滴,露出一张俏丽灵秀、白皙粉嫩的绝色脸孔。

  她就是月眠国十五岁的小公主----羽蜜。

  打小她就特别爱玩水,因此,疼爱她的黛姬女王,在她的寝宫里建盖了一座大型浴池,让她可以好好的泡水。

  羽蜜小公主将脸蛋靠在浴池畔上,对着两名侍女春红、夏绿,懒洋洋地说道:"不知道兀颜国的宫殿里,是否有像这样大的浴池?""应该有吧。那兀颜国可是四大强国之一,怎么会没有这么大的浴池呢?"随侍一旁的春红手上拿着一条丝巾答道。

  春红和夏绿两名宫女,打从七岁和六岁进宫后,就一起服侍着小她们一、二岁的小公主,至今已过了十个年头了。

  "我想,我会想念这个浴池的。"羽蜜公主小脸一皱,然后用手捧着水,纯真的脸上透露着无奈。

  黛姬女王已经分别通知四位公主,为了守卫月眠国领土的安全,巩固月眠国与四大强国间的关系,因此,四位公主将成为今年向四国进贡的贡品,分别前往四大强国--成为四位霸主的侍妾。

  而羽蜜小公主,将前往北方的霸国--兀颜国,那是四大强国里,国土幅员最辽阔,军备势力最强胜、完整的一个大国。

  兀颜国的王上,是今年二十八岁、上颜氏第五代的上颜耀,他是历年来兀颜国最强势的一位君王,雷厉风行的手腕让其霸权更为稳固。

  "两天后,我就要离开月眠国了,不知道兀颜国是怎样的一个国家?"羽蜜露出一丝愁容,一想到自己就要离开月眠国了,让她感到相当难过。

  "我听其他宫女说,北方的人,不管男人或女人,个个长得虎背熊腰,高大且孔武有力,而且男人很喜欢留胡子。"侍女夏绿将她在宫中所听到的,告诉了羽蜜公主。

  "这样啊,那我可以想象,兀颜国的王上,长得不是虎就是熊了,否则他要怎么去管理一个都是虎和熊的国家呢,搞不好他模样还很吓人。"羽蜜吐了吐小舌,一张小脸皱成一团。

  一个大了她快二倍年纪的二十八岁老头子,又长满了胡子,一想到他那像虎或像熊的恐怖模样,羽蜜在温水中,不禁感到一阵寒栗,身体直打着哆嗦,原本娇俏甜美的脸蛋,顿时全紧皱在一起。

  "呵,公主,你想太多了。"春红被羽蜜公主的话以及那可爱天真的模样给逗笑了,"夏绿说的只是比方而已,哪有人会长得像虎像熊的。""不,春红,我还听说了,那个北方的霸主,不但生得可怕、恐怖,如果一个不顺心,就会下令处死人,很骇人的。"夏绿又接着说。

  羽蜜的脸色更凝重了,"随便下令处死人?"她怔怔地说着。

  "夏绿,你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传闻了,兀颜国又不是蛮夷之国,只有犯法的人才会被处死的。"春红毕竟虚长了她们一、二岁,因此看待事情比较客观。

  "但是......"夏绿正要再说话时,倏地被外面传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黛姬女王驾到!""啊!我母后来了,你们快帮我穿上衣服。"羽蜜一听到母后来了,立即从浴池里起身。

  三人顿时慌了手脚,春红和夏绿赶紧帮羽蜜公主擦干身子,穿上了衣服,前往觐见黛姬女王。

  **************************

  在羽蜜公主的寝宫里。

  "你们全都退下,丁嬷嬷留下来就可以了。"黛姬女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玉手一挥,让其他的宫女都退下,只留下羽蜜的奶娘丁嬷嬷。

  黛姬女王之所以会遣退其他的宫女,是因为在羽蜜公主出发前往兀颜国前夕,她有些话必须对这个小女儿说,也算是她出嫁前的一个叮咛。

  "蜜儿,过来坐在我身旁。"黛姬对着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说道。

  "是,母后。"羽蜜娇甜地笑说,然后坐到母后身旁。

  黛姬女王伸出手,抚摸着羽蜜仍湿透的秀发,疼爱地说道:"又跑去浴池玩了?"这个时候,她就只是一个母亲,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王陛下。

  "对下起!蜜儿不知道母后要来,所以......"羽蜜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微垂下了小脸。

  "傻孩子,母后没有责怪你的意思。"黛姬女王轻声地笑着。

  "真的吗?我就知道母后最疼蜜儿了。"羽蜜漾开了灿烂甜美的笑容,一双晶眸纯真无邪,然后伸手抱住黛姬女王。

  看着羽蜜那纯真可人的笑容,黛姬也抱住了这个令她心疼的小女儿。

  四个女儿之中,她最担心的,莫过于才刚过了及笄之年的小女儿,但是,身为月眠国人民所尊敬的公主,她们有保卫月眠国子民安全的义务,这也是她们生为月眠国公主的天职。

  虽然此举可能舍让外人有所误解,认为她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是让她这个当女王的母亲给牺牲了!但,尽管有保护月眠国安全的义务,她私底下何尝不无私心呢!

  她这四个女儿,个个才貌兼备、灵秀慧黠,唯有四大强国的霸主,才能与她们匹配,才够资格当她们的夫婿!

  但,现在怀中的小女儿,是让她最感到不放心的了,一来她年纪尚小,二来她还有着稚嫩的童心,常会有调皮的举动。

  她曾经去参加过兀颜国现任的王上----上颜耀十八岁的登基大典,当时面容冷峻、威严的上颜耀,虽然才十八岁,但全身散发着一种领袖的磅礴气势,令她印象深刻。

  果然,兀颜国在他的领导之下,不但领土扩大了,上颜耀个人的权威更是名震四方。经过了十年,想必当年那十八岁的霸王,如今的气努应该更形稳重与威厉。

  为什么会将蜜儿安排至兀颜国,这完全是出自于她的直觉。蜜儿一出生,便睁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脸上漾着笑靥,那模样让人心里感到甜蜜不已,因此,她将她取名为羽蜜。

  她相信,蜜儿那与生俱来的甜蜜、可爱与贴心特质,非常适合兀颜国冷峻的上颜耀,因为,以柔克刚,古有明训。

  只不过她的童心未泯,有时又爱与人争辩,让她稍稍的不放心。

  "来,这个给你。"黛姬从袖里拿出一条绣有月眠国领土的美丽丝帕,将它放到蜜儿的手心上。

  羽蜜接过手帕,惊讶地说着:"母后,这不是您最爱的绣帕吗?""对,我现在将它送给你,你要好好地保存喔。"黛姬露出了慈母的笑容,轻柔地说着。"见到它,等于见到了母后,你要随时记取我曾经警训过你的话,懂吗?"其实她是怕羽蜜到兀颜国后,会因为想念她而难过,甚至心情低落,因此,她才送羽蜜自己的绣帕,让她在异国不至于因为想念月眠国而难过,毕竟,她才刚过了及笄之年。

  "嗯!蜜儿会记住母后曾经跟蜜儿说过的话,而且蜜儿会好好的保存珍惜它的。"羽蜜惊喜地将绣帕握在手上,不管母后将绣帕送给她的理由是什么,总之,她好高兴。

  看到羽蜜那纯真稚嫩的笑容,黛姬也会心地笑着。

  "蜜儿,两天后你就要前往兀颜国了,母后有些话必须告诉你,希望你可以牢记在心。"黛姬女王希望自己的这番话,蜜儿能好好的牢记在心,在她惹出什么事端之前,都能好好的想一想。

  "好呀,母后,您说,蜜儿一定会谨记在心。"羽蜜睁着一双晶莹的眸子,专心听着母后要告诫的话。

  黛姬女王伸出手,疼爱的摸着小女儿红润的脸颊,语重心长地说着:"蜜儿,你知道过了及笄之年,你就是一个大人了,因此,大人要有大人的模样,不要再在浴池里戏水,不要经常在宫里到处乱跑,不要一天到晚只玩天笠鼠,更不可以再爬到树上,懂了吗?"羽蜜眨了下大眼,内心愁苦着,因为母后现在所说的,前三样都是她平常最喜欢做的事,后一样是偶尔会想做的事,但她......不做这些事的话,那在宫里不就会很无聊了吗?

  但是为了让母后不再为她担心,她决定先口头答应了,至于以后自己会不会做这些事,反正她以后就在兀颜国了嘛!母后又看不到,又怎么知道她有没有做这些事呢?她内心不禁窃笑着。

  "嗯!蜜儿答应您,以后不再做这些事,请母后不用替蜜儿担心。"羽蜜俏脸上勾起一抹微笑,然后直点着头。

  毫无考虑,也不与她讨价还价,就这么爽朗、快速的答应,黛姬看了一眼古灵精怪的小女儿,马上就知道她口是心非,她还以为她是第一天当她的女儿吗?她还不了解这小丫头在想什么吗?

  都怪自己平日太宠爱她了,看来这个时候才来求她做一些个性上的改变,似乎有点迟了。算了,让她保有这份自然、纯真,未必是件不好的事。

  不过,黛姬仍不忘再次叮咛道:"你要乖,绝对不要让人把你给送回来了,因为那对月眠国而言将是很不利的。"听到关系着月眠国的安危,羽蜜立刻变得一脸认真,因为,这也是她此次前往兀颜国最重要的目的。

  "嗯,蜜儿会牢记在心的,我会努力成为王上最喜爱的妃子,不会让他将我给送回来的。"羽蜜发挥着身为月眠国公主的天职,神情认真的点头。

  羽蜜内心想着,她一定会努力成为王上最喜爱的人,就像母后疼爱她一样,犯了错也会舍不得骂她。

  黛姬让她一脸认真的可爱模样给逗笑了,正好,她也想告诉她,一些关于男女之间欢爱的事,因此,她反问着羽蜜,"那你知道要如何成为王上最喜爱的妃子吗?"

  "嗯,这个蜜儿当然知道。"羽蜜像个大人似的老成说着,"就像这样,抱住母后,向您撒娇。"羽蜜抱住了黛姬,她这招可是很有用的呢!

  不过,那个兀颜国的王上若真长得像一只虎呀熊的,她恐怕会觉得恶心,连碰都不敢了,更不用说是抱住他了。

  反正自己只要乖乖的,不让兀颜国的王上将自己给送回月眠国,这样就行了。羽蜜内心这么单纯的想着。

  "不,不只这样,不能只是向他撒娇而已,还要做其他的事。"黛姬温柔地说着。

  "还要做其他的事?要做什么呢?"羽蜜怔愣一双大眼,不解地抬头看着母后,还要有其他的什么事呀?

  去抱一个可能像熊般骇人的老男人已经是很高难度的事了,不只这样,难道还有更高难度的事吗?羽蜜嘟起小嘴,一脸疑惑地看着母后。

  "例如去取悦你的夫君。"黛姬说着。

  "取悦他?"羽蜜听得更是一知半解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黛姬看出她稚气脸上的疑惑,很有耐心地继续说道:"男女之间不只是这样抱抱而已,夫妻之间还会有一些亲密碰触的行为和举动,也就是男女在一起会有的欢爱事。

  所以不管王上要求你做什么,你都不可以拒绝,因为他是你的夫君,你懂吗?"黛姬微笑地说着。

  她虽然年纪尚小,但已过了及笄之年,就应该懂得男女之间身体上的不同,以及夫妻之间会有的亲密交欢一事。

  "呀!还会有更亲密的碰触?是什么呢?"羽蜜苦叫了声,她听得不是很懂,但只是听母后这么说,就让她浑身感到不自在。

  如果不是身为月眠国的公主,如果不是为了月眠国的安危,她才不愿意成为贡品,去服侍一个二十八岁的老头子呢!而且,自己未来的夫婿还可能长得像只熊!

  "蜜儿,我都说你是个大人了,要有大人的模样,怎么可以这么哇哇地叫呢,以后再也不可以这样大叫。"黛姬女王柔声责骂着。"待会,我会让丁嬷嬷再跟你多说一些,有关夫妻床第之间的事。""女王陛下,老奴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陛下能成全。"站在一旁的丁嬷嬷对着黛姬女王,很恭敬地跪趴在地上说着。

  "丁嬷嬷,有什么话,你就说吧。"黛姬说着。

  "老奴是想请求女王陛下,让老奴跟着羽蜜公主一起到兀颜国去。虽然向来只有陪嫁的丫鬟,但老奴只求待到公主适应了兀颜国的生活后,老奴再回来。"丁嬷嬷请求着。

  打从羽蜜公主出生后,她就进宫来当小公主的奶娘,之后由于小公主很喜欢她,于是她就留下来服侍羽蜜公主。

  虽是主仆,但她一直很疼爱羽蜜公主,看到她十五岁就要前往一个陌生的国家,她内心除了不舍外,更担忧她在兀颜国的生活会过得不适应。

  "丁嬷嬷,起来吧!"黛姬挥手示意丁嬷嬷起身说话。

  她知道丁嬷嬷很疼蜜儿,也知道她是舍不得让蜜儿这么小就到陌生的国家去,然而她又何尝舍得呢!

  但是,若蜜儿此次前往,身边还跟了个奶娘,这会让人以为蜜儿还是个小娃儿,还需要奶娘照顾,这是非常不智的。

  "我知道你疼蜜儿,但我不能答应你跟去照应她,她已经是个大人了,她要懂得让自己去适应兀颜国的生活。"她知道大国的后宫向来很不平静,可是她相信,她的女儿们,会以她们的美貌、纯真与智慧,来一一化解、克服所有遇上的困难与问题的。

  "女王陛下,老奴只是......"丁嬷嬷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羽蜜公主给打断了。

  "丁嬷嬷,你不用担心我了,我是个大人了,我会照顾自己的,更何况还有春红和夏绿在我身旁,你放心,我一定可以适应兀颜国的生活。"羽蜜一副沉稳地说着。

  其实她的内心却不断想着,希望兀颜国的宫里有很大的浴池,同时,她还会偷偷将自己饲养多年的天竺鼠给带过去,万一那边的生活真的很无趣,而她又不能到处乱跑的话,至少还有天竺鼠可以解闷。

  "女王陛下,还是让老奴的女儿一起跟着公主陪嫁到兀颜国,她自小就学武,可以保护公主的安全。"丁嬷嬷又提了另一项请求,让自己的女儿跟公主一起到兀颜国去。

  因为她听说,强国的后宫斗争很严重,有的妃子还会不明就里的死了,她实在很担心纯真无邪的小公主,要怎么去应付后宫的争斗呢?她真的很担心。

  她女儿丁香比羽蜜公主大了三岁,她偶尔会带她进宫来,公主也很喜欢她。当年她进宫当奶娘,因此将自己女儿托付给尚未出嫁的妹妹代为扶养,之后妹妹嫁到一间镖局,丁香常常跑去玩,因此对习武产生兴趣,就开始练起武功来了。

  "你说丁香呀,这不妥,丁香不曾在宫中待过,更不知道宫中一些应有的礼仪,而且蜜儿是要去兀颜国,不会有什么安全的问题,就算遇上一些......难题,我相信,她会克服的。"黛姬眼神充满着信心。

  大国后宫群妃的斗争,蜜儿可能无法体会,因为月眠国向来没有这个问题,但是,与其现在告诉她,让她处处提防着人,不如让她自己去慢慢发现和体会,对她反而比较好。

  "但是......"丁嬷嬷像是又要说什么,却让黛姬给止住了。

  "丁嬷嬷,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了。"黛姬站起身,"你就好好教导蜜儿一些夫妻床第与相处之道,我先回银之殿了。"黛姬在临去前,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转过身来,细柔地说道:"对了,你的新嫁衣不是早已做好了吗?你试穿过了吗?""对不起,蜜儿还没有试穿,但是,母后,那新嫁衣是为孩儿订作的,一定会合身的。"羽蜜老实地说着。

  虽然之前母后让人通知她要试穿,可她觉得没有那个必要,而且,要穿那件新嫁衣是很麻烦又累赘的一件事,因为里面要先穿上三层的衬衣,然后才穿上丝缎的大红色外衣,穿好了之后,还要披上月眠国传统新娘出嫁时,所必须披上的十二条红色缎带,要好几个人帮她穿呢!

  "新嫁服合不合身,那倒是其次,重要的是,你得穿上它,好好练习一下走路,避免届时穿上它,手忙脚乱,出了乱子,那可就不好。"黛姬警训着。

  "是,蜜儿会找时间试穿的。"羽蜜脸上浮现俏皮的笑容回道。

  点点头,黛姬便转身离去。

  "恭送母后!""恭送女王陛下!"两天后,羽蜜小公主和其他三个姊姊,由皇家船队护送,离开了月眼国,前往她们被安排的四大强国的领地去。

  兀颜国为四大强国中幅员最辽阔的一国,以庞大军力、军队训练有素而闻名,境内有二百多座城池,以罕喀为兀颜国的京都。

  京都也就是皇宫的所在,是一座巍峨雄伟的建筑,整座宫殿外的城墙绵延数百里,让人深刻感受到北方霸主的威权与磅礴气势。

  在兀颜国壮丽的宫殿上,所有朝臣站立成两列,等着今年月眠国进贡的贡品。

  每年都会有不少像月眠国这样的小国向兀颜国进献贡品,藉此来维持与兀颜国的友好关系,为的就是兀颜国强大雄厚的军备力量,这是弱小国家所缺少的。

  每年六月这个时候,月眠国就会献上大批的贡品以表示对兀颜国的敬意。

  虽然月眠国只是个小国,充其量不过是兀颜国中一个城池大而已,但是其境内所生产的月眠纱,色泽瑰丽,所织成的丝织品,质优而美丽。

  "进贡品!"传令官人接令后,在大殿外高喊着。

  "启禀王上,今年月眠国的贡品是......一位公主。"一名侍卫引领着月眠国今年的"贡品",走进大殿里,双膝一跪,恭敬地向高坐在大殿龙椅上,一个面带威严、冷峻的男人说着。

  他就是兀颜国的王上--上颜耀。

  他是上颜氏第五代的长子,一生下来就被严格培训成未来的继任霸主;十八岁继任成为兀颜国王上的他,有着一张刚毅黝黑的俊颜,以及一双阴鸷锐利的深眸,自然散发出其与生俱来的威严与霸王气势。

  侍卫话一出口,马上引来大殿上个个朝臣满脸的疑惑。

  "什么?你再说一次!"上颜耀厉眸闪烁着怒芒,沉声说着。

  "那个......那个......"被王上这么一怒瞪,跪在下方的侍卫,因害怕而全身发抖着,"月眠国今年的贡品是......是一位十五岁的公主,羽蜜公主。""什么?!"大殿上的朝臣们共同发出了惊讶声,月眠国的贡品居然是一位公主?

  "月眠国的羽蜜公主晋见!"殿外的传令官人喊着。

  此时大殿内的所有官臣莫不转头看向殿外月眠国今年的贡品。只见一个穿着月眠国传统丝织的红色新嫁娘衣裳,戴着一顶凤冠,未盖上喜帕,身材娇小,低垂着脸的女孩缓慢地走进了宫殿。

  羽蜜公主慢慢地走向前,因为她身上穿着新嫁娘的衣裳长至地上,让她只能小步地走着,而跟随她一起来到兀颜国的宫女--春红和夏绿,则跟随在她的身后。

  当她缓步地走向前殿时,两旁的文武官员们开始议论着。

  "为什么进贡一个小公主呢?""真不知道月眠国的黛姬在打什么主意?难道不怕惹怒王上吗?""在王后去世,新后未定之前,月眠国在这么敏感的时刻进献一位公主,其心可居呀!"大殿内朝臣开始议论纷纷,而端坐在殿上上方的龙颜,则因内心不悦而绷紧着。

  羽蜜走得很小心,因为她是月眠国的公主。

  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了,让她的身体忍不住抖了下,一下子慌了脚步,而踩到新嫁服垂至前端的一条长丝缎,顿时重心失去了平稳,"砰"一声,整个人猛地倒下,而头上的凤冠则向前滚落。

  "啊!"羽蜜吓得哎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趴伏在地上,摔相很狼狈。

  "公主!"后面的二名宫女,立刻趋前跪在公主身旁,然后将她扶起,但两人已吓得畏缩在公主身旁,不敢向前去捡掉在前方的凤冠。

  "好疼哟!"羽蜜忍不住身体的疼痛,自然地喊疼,她的膝盖、双手、鼻子,她的整个身体都好疼哟!

  "嘘,公主这里是兀颜国。"一旁宫女春红抖缩地细声提醒着因为摔跤而喊疼的公主。

  噢,对,这里是兀颜国!虽然自己刚刚那一摔,全身痛得不得了,但是,不知道那个王上会不会……生气了呢?他会不会一气之下就让人将自己给送回去呢?

  不行!她答应母后,绝不会让人将她送回月眠国的,她不能才刚刚抵达兀颜国,又立刻被送回去,不行的!

  羽蜜咬住了下唇,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害怕地慢慢抬起头,看向坐在大殿上方的上颜耀。

  兀颜国的王上,长相虽然不像一只熊,看起来却很威厉、冷峻,而他那双黑眸,看来异常冷凛,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很恐怖的男人。

  恐惧顿时淹没了她,让她又立刻垂下眼睑,避开了他那令人心生畏惧的厉眸,她非常紧张又害怕,颤抖地说道:"王上,万岁,请原谅我!"

  *****************************

  羽蜜公主跌倒,发生的太突然了,让所有朝中的官员们皆惊愕了下,但当他们看到抬起头来的羽蜜公主那绝色细致的丽脸,顿时又发出一声声的赞叹。

  传闻月眠国的四位公主,个个长得貌美如仙,今日一见,果真如传闻般的美丽,算是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是绝色美女。

  上颜耀眯紧了双眸,直瞅着底下摔倒的"小娃儿",怎么也无法克制在见到底下人儿的容颜时,内心所产生的震撼。

  她看起来很小,或许是因将身材娇小的关系,让她看来比一个娃儿大不了多少,但却有一张很美、很细致的红润小脸,特别是她那双晶莹剔透的大眼,为她那绝色的美,增添了几许的灵气,让她看来格外动人。

  看着她紧咬住红润细小的下唇,清澈漂亮的晶眸里盈满泪水,他的心不知为何紧纠了下。

  他的心思顿时晃了神,完全放在她那出尘绝美的小脸上,但见到她将脸垂了下去,却涌起一股失落。

  "启禀王上!"底下朝臣的突然发声,将他拉回到现实,从朝臣右列中站出来说话的,是吏部大人哆隆。

  他的脸上没有和其他官员一样有着惊艳,却多了一抹厌恶的神情。

  "依臣之见,那月眠国的黛姬未免太抬高她那小国的地位,月眠国哪有资格与兀颜国和亲呢?而且王上不也很气怒且不满意今年月眠国的贡品吗?臣建议,应将贡品退回。"哆隆双手一揖,向王上提议着。

  将贡品退回?上颜耀低凝了跪着的娇小人儿一眼,眉梢紧皱了下。

  他刚刚的确因发怒而想将她给退回月眠国,但那是在见到她那美丽容颜之前,在见到她猛然摔倒在地上,梨花带泪的怜爱模样之后,他是怎么也不可能说得出"将贡品给退回"这几个字的。

  听到有人建议将自己给送回月眠国,羽蜜内心惊恐不已,跪在地上的小身子直颤抖着。

  看到跪在底下的"小娃儿",身体微微发颤着,上颜耀抿紧唇,锐利的黑眸闪过一抹无人知晓的怜爱。

  "启禀王上,臣认为且慢将贡品给退回。"左列前方,国师葛鲁达站出来恭揖地说着。

  今年已高龄六十五岁的葛鲁达国师,是一位精通天文地理、占卜卦象的先师,他同时也是教授王上文学、礼仪的老师,他在兀颜国境内有着受人尊敬的地位。

  "国师的意思是?"上颜耀扬起眉,直瞅着葛鲁达。

  "老臣倒认为那月眠国的黛姬,并无高攀之心,因为羽蜜小公主是以'贡品'进献给王上的,并无提到要与我兀颜国和亲一事。而且,传闻羽蜜小公主是黛姬最疼爱的小公主,她将小公主献给了王上,想必只是想表明她对兀颜国的忠诚。"葛鲁达望了一眼跪着的羽蜜公主,眼底透露着智慧的辉芒。

  "国师,那个黛姬不献贡品,却进献一位小公主,其心可居!"哆隆向葛鲁达说道。

  "哆大人,不必做过多的联想与猜测。"葛鲁达微笑地回道。

  "够了!"面对底下两人的对谈,上颜耀不耐烦地怒吼一声。

  上颜耀带着怒火瞄了下葛鲁达和哆隆,气势威凛的下令道:"来人,将月眠国的公主带到玉宁宫,是否遣回月眠国,本王日后再行决定!"既然王上发怒了,哆隆自是不敢多言,但一听到王上要将月眠国公主安置在玉宁宫,立刻双手一揖,弯身恭敬地启禀道:"王上,将羽蜜公主安置在玉宁宫,与礼制不合,向来只有受封的妃子才有寝宫,既然羽蜜公主是月眠国的贡品,臣建议,暂且安排至城外的行宫。"与礼制不合?上颜耀眉梢一皱,为什么他要将底下的小娃儿给安置在玉宁宫,原因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但将她安排至城外的行宫,那可不行,若自己想要看她的话,那距离太远了,虽然他也不是很确定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留这个娃儿来。

  "这不是什么重要国事,一次破例,无损什么礼制的。"上颜耀至尊威严地说道。

  "王上......"哆隆仍想再上奏,却被上颜耀不耐的止住。

  "好了,就这样诀定!来人,将月眠国的羽蜜带至玉宁宫!"上颜耀充满霸气地说道。

  "谢王上!"羽蜜终于放下心了。

  羽蜜在谢过王上后,起身时,因为她的膝盖跌伤了,又跪在地上许久,感到有些痛麻,因此站起身时,双脚几乎支撑不住地晃了几下,身旁的两名宫女立刻搀扶住她,然后缓慢地走出大殿。

  上颜耀冷凛着俊颜,阴鸷的深眸,再度窜过一丝怜惜。

  ***************************

  玉宁宫

  宫女春红和夏绿正检查着羽蜜公主刚刚跌倒的伤势。

  "两个膝盖都肿起来了,公主跌倒的时候一定很疼。"夏绿说道。

  "当然疼呀,否则我怎会失礼的在大殿上叫出声呢!"回想刚刚在大殿上跌倒,自己一定让许多人看笑话了。

  怪不得会有朝臣建议,将她这个"贡品"给退回月眠国。

  羽蜜感到有点后悔,因为她应该听从母后的话,试穿新嫁衣练习走路,那么今天也就不会……跌倒了,而且还是在兀颜国的大殿上。

  "看来要赶快上药,瘀血的地方也要赶紧热敷,否则今天晚上如果王上来找公主的话,怕公主会受不住的。"春红看着红肿的伤口,紧张地说着。

  在她和夏绿陪嫁前,丁嬷嬷已经跟她们两人说过公主要服侍王上一事,因此要她们好好的照顾公主。

  听到春红这么一提醒,羽蜜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那个王上......他今天会来找我吗?"刚刚王上在大殿上那冷厉的言语,像是不怎么喜欢她来到兀颜国。

  而且,在大殿上,大臣建议将她给送回去,王上虽然没有明确指示,但感觉那个王上也是有意将她给送回月眠国去。

  "公主,你看到王上的长相了吗?我害怕的一直低着头,但听到他的声音,感觉他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人。"夏绿好奇地问着主子,因为一走进兀颜国那雄伟壮大的宫殿,她吓得差点腿软而走不了。

  "他长得......不像只熊!"羽蜜吞吐地说着,但她的话一出,让跪在她身旁替她擦药的两名宫女,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本紧张凝重的气氛顿时散去。

  "公主,人本来就会长得跟熊不一样。"春红笑道,她这个小主子,说话仍带着稚气。

  她回想刚刚在大殿上见到兀颜国王上的那一刹那,她的想法是,他长得不像熊,那是一张充满着男子气概的冷峻脸孔,看来高大威猛,虽然长得不像熊一样可怕,但是那双紧盯住人的锐利黑眸,让她不寒而栗。

  "夏绿说得对,他看起来很有威严,而且很......吓人。"羽蜜说出自己内心的感觉,因为当上颜耀那双黑眸盯着自己瞧时,她的感觉就是害怕。

  "很吓人?那个王上......"夏绿的话,被一干突然走进玉宁宫的人给打断了。

  一名年纪甚大、满头灰白头发交杂的公公,带着一些人走进玉宁宫,向羽蜜参拜着。

  "拜见羽蜜公主,我是宫中的总管查索,奉王上之命,特带一名御医前来诊治公主的伤势,另外,王上特遣四名宫女来玉宁宫服侍公主。"羽蜜因惊愕而睁大了双眸,那个看来很恐怖又威严的霸王上颜耀,竟派御医来医治她的跌伤,而且还给了她四名宫女?他不是想把自己给送回月眠国去吗?

  在御医诊断后,幸好都只是外伤,并未伤及骨头,因此,御医留下了一瓶化瘀止肿的膏药,让宫女们替公主涂抹在受伤的地方。

  之后,查总管便领着御医,离开了玉宁宫。

  ******************************

  月宁宫

  "启禀兰妃娘娘,哆大人求见。"宫女对着一名体态丰盈,有着姣好容貌的艳丽女人说着。

  她是现今王上上颜耀最宠爱的妃子--哆兰,而她的父亲则是吏部大人哆隆。

  "爹来了,快请他进来!"兰妃娘娘娇媚地说着。

  哆隆走进月宁宫的正厅里。

  "你们全都退下。"兰妃立刻下令,让所有的宫女退出,因为她爹每次来探望她,都不希望有人听到他们父女的谈话。

  "爹,您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女儿呢?咦,爹今天的脸色看来不怎么好,发生什么事了吗?"兰妃原本的笑脸,在瞧见父亲脸上异样的神情后,纳闷地问着。

  "兰儿,王上最近待你怎样?"哆隆脸色阴沉地说着。

  "爹,您怎么突然这么问呢?"兰妃先是一阵惊愕,之后娇笑地说着:"王上每天晚上都来月宁宫,怎么,发生了什么事吗?""那你的肚子有消息了吗?从你十八岁进宫,二年多来,我让人开了不少补药给你吃,为何你迟迟还未能有身孕?不行,恐怕我得再让人为你多配几处药方来。"哆隆看着女儿,眉头深皱着。

  "爹,如果您是在担心王上封后的问题,这您大可放心,放眼望去,这后宫妃子,最美、最能讨王上欢心的,就属女儿我了。兰儿有把握,会让王上封我为皇后,就算女儿现在还未有身孕,但是只要我成为皇后,生下来的儿子仍是继承霸业的第一顺位,而您,就等着做您向往已久的国丈位置。"兰妃信心满满地说着。

  她之所以这么有把握,当然是因为她掌握住了王上的喜好,投其所好,让王上对她的身子爱不释手,几乎夜夜厮磨、销魂着,那王上,现在不知有多迷恋她呢!

  "其实在皇后几个月前因小产而香消玉殒后,最有后望的,也就是你了,本来爹也是不担心,但是......"哆隆思索地停顿了下。

  "但是什么?"兰妃疑惑地看着她爹。

  "你知道今年月眠国进献的贡品是什么吗?是一位十五岁的小公主。"哆隆面有难色的说着。

  他的直觉告诉他,就是不能让那位羽蜜公主留下来,怕会坏了他的大事。

  "进献一位十五岁的小公主?她的身材很丰腴?她的长相很艳丽?"兰妃看到父亲脸上的担忧,好奇地问着。

  因为,论身材、论容貌,她可算得上是兀颜国的第一大美女,她对自己的外貌条件是绝对有自信。

  "不,事实上,那位羽蜜公主长得很瘦小,虽不是美艳型的美女,但模样却是相当的俏丽,不过,或许因年纪尚小,稳重性不够,早上她还在大殿上,当着所有朝臣与王上面前,摔了一跤。"哆隆描述着羽蜜公主的模样,以及她刚刚在大殿上跌倒的事。

  "十五岁?身材瘦小?样貌只算俏丽?还在大殿上跌了一跤?"兰妃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眸,随即用衣袖掩住了嘴,笑出声。

  "爹,我说您实在太杞人忧天了!哈!"兰妃笑不可遏地说着。

  "兰儿,你怎么笑成这样呢?爹是在跟你说正经事!"哆隆实在不了解女儿为何这样笑,他正为此事而感到相当的担忧。

  "爹,您太紧张了,王上是不可能喜欢那种干扁瘦小的小娃儿的。"兰妃觉得父亲太小题大作了,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只有像她这样丰腴的身子,才能满足王上那狂野的需求。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我刚刚在早朝上,建议王上将羽蜜公主给遣回月眠国,王上不但没有遣退的意思,甚至还破例将她安置在玉宁宫,整件事情看来不是那么简单。"哆隆忧心忡忡地说着。

  虽然羽蜜那娃儿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一双大眼看来相当有灵性,而且王上为了她而不顾礼制,破例将她安置在王宁官,这让他不得不有所防备。

  "爹,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将那娃儿好歹也是个公主呀!"想到那位羽蜜公主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爹却要她将那种小娃儿视为对手,兰妃就没有了性子。

  "爹,您不用多想了,总之,王上是不可能喜欢那种干扁瘦小的娃儿的,他喜欢的是您的女儿,您要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兰妃自恃地说着。

  "希望是这样。总之,你在宫里,要多留意一下玉宁宫,懂吗?"哆隆提醒着女儿。

  他殷切盼望即将到手的国丈位置,以及未来外孙是北方霸主,可不想因为一个小娃儿而有变化。

  "爹,这您大可放心,您女儿又不是第一天才入宫的。"兰妃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那个瘦小的公主,根本对她构不上什么威协。

  "还有呀,你要多下一点功夫,讨王上欢心,让他早一点封你为后,那么爹也就不用这样操心了。"哆隆说着。

  看来他必须让王上尽快宣布封兰儿将继任的皇后,免得夜长梦多,或许他可以找个人去向王上进谏这事。

  "这一点,女儿早就在进行了。您放心,那皇后的位置,一定是我的!"兰妃阴冷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