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淫生外传之正义呼呼】第五章 母女花专场 上

【淫生外传之正义呼呼】第五章 母女花专场 上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五章 母女花专场 上
  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早熟,初中发生性行为已经司空见惯,很多初中升高中的学生不但有丰富性经验甚至小小年纪就有了极品女性的性技术,除了身材发育稍逊外床上肏起来的舒爽程度丝毫不亚于李晓红这样的极品熟女。
  事实上圈子里的日常生活确实是很多女性的奢望,她们足够淫荡也足够开放,向往着被一群男人轮奸、向往各种禁忌性的母女同床和父子连桥却根本找不着合适的机会与对象,不得其门而入。
  所以感觉不久前初中小女生好像还算稀缺资源,眨眼间就天天可见了。被家长带来的、被学生引荐的、自己送上门的,娇嫩娇嫩的小女生们从淅淅沥沥到骆驿不绝,争先恐后地爬到李校长床上请他临幸。
  其中少数是为了给他留个好印象以便进入高中后能进入特约教室,还有多数纯粹就是慕名而来,只因为听说「李校长特别会干小女生,而且还愿意和儿子一起轮小女生和她妈……」
  李正义虽然肏惯了好屄,但毕竟身为教育工作者秉承着有教无类的态度,基本都会满足学生和家长的热情。不管多忙也要礼节性地把人请进密室见识见识,好歹掏出鸡巴来将女性身上的三个洞都肏干几下,然后叫上几个学生或家长来将送上门的初中生与家长轮肏一番彼此认识,肏好了互相留个联系方式,慢慢组建圈子。
  渐渐积攒了不少人脉,恰好还有一位圈里的熊先生最近手头有些闲钱,表示想投资办一所学校,于是《特约密室初中部》的设立条件由此成熟。
  这天熊哥带着妻子金妮和儿子小熊来到学校门口,只见锣鼓喧天、彩旗招展,校门口挂着长长的横幅,上书「欢迎熊xx来本校投资视察」的字样,不禁吓了一跳,看见正在门口迎接的李正义,不由笑骂道:「老李,哈哈,你这是吓唬我呢!
  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
  李正义连忙带着妹妹李晓红和儿子李佳迎上前去,与老熊握手笑道:「下午还有市教委的领导来检查,正好换副标语给你先体验体验,顺便顺便而已……」「嘿嘿,你这顺水人情真是……我还以为要给我个下马威呢,早知道也带几百小弟来撑撑场面了……」
  「呵呵,岂敢岂敢……咱们边走边说,我可给你准备了个大惊喜。」六人一边寒暄一边走进校园,只见操场上的学生们穿着整齐的校服正在列队,青春洋溢的少女们欢快奔跑,时不时朝着六人偷偷望来,露出礼貌的微笑。
  老熊的儿子小熊看着满操场的女生,不仅有些色迷迷地舔了舔嘴唇。
  「怎么,老弟看上哪个了?我给你叫去……咱学校这些小妹儿可都骚得很。」李佳见状笑道:「不敢说让你随便挑,不过我亲自出马的话十个里起码有六个能给你叫来,而且最少有三个直接能轮能调教。」小熊肯定不澹定里,惊道:「这么多!你们特约班里不就一百多个学生吗?
  可我看操场上起码有一千人了吧?」
  李佳嘿嘿笑道:「你要是直接上去就问‘小姑娘’能不能让哥肏一炮,那八成得挨耳光,所以也得讲究方式方法嘛……」
  老熊插口道:「什么方法?」
  「我们女人,要的是安全感。就算给人当肉玩具成天肏也是一样……」李晓红缓缓答道:「所以你得先知道这个女生对性爱的事有没有兴趣?当然正常都有兴趣,那么接下来你就要告诉她肏屄的乐趣都在轮奸、群交、乱伦里面……最重要的是你得给她保证,不能肏完就跑,而是要带她进圈子,只要跟你肏过以后就天天有乐趣、夜夜有乐趣……」
  「原来如此,受教了受教了!」熊哥恍然大悟,哈哈笑道:「这事还不简单,亏以前我还总发愁玩腻的女人没法处理,敢情是扔给小弟们玩就好啊?」「那可不行,你得和小弟们一起玩才可以……」几人说说笑笑来到密室,一开门,熊家三口顿时惊呆了!
  一眼望去,密室里全都是一颗颗高低起伏的圆润球体,那球体两两成对,形状有浑圆的、有正圆的、有椭圆的、有扁平的;球体表面有的光滑、有的白腻、有的绵软、有的硕大;球体颜色有雪白的、嫩白的、米白的、粉白的、粉红的还有小麦色的……
  多数圆球下方都有一片浓密的黑草地,那是阴毛;很多两颗圆球上方微微隆起一座外圈布满褶皱的环形山,那是肛门外凸的;也有圆球中间波光荡漾、森林浓密,那是阴道比较靠下的;屁股,数不清的屁股!
  这些屁股如群山耸立,有的上下摇晃、有的左右摇摆、有的迭在一起,还有的独自颤巍巍地耸向天空……


  正对六人的是一扇墙,由屁股迭成的墙壁——共有十六名女性分成四组,最下方的女性背对众人跪着,剩下一个骑着一个摞在她背上,最上方女性双脚悬空,屁股的高度基本与人脸齐平。
  每一位女性都将手伸到自己身后,用手掌掰开自己的屁股蛋尽量将阴部展露出来。十根玉指分工明确,食指扒开阴唇、中指则插入阴道口朝两侧分开,尾指和无名指扣开屁眼,尽力拉大。
  三十二个竭力张开的洞穴,发出最强烈的无声邀请。
  再看屁股墙两侧,则是一条由屁股组成的通道,依旧是十六名女性在两侧肩并肩,每边八个。她们全都呈站姿,弯下腰将头伸入自己胯下用手抱住小腿,修长笔直的双腿微微岔开将屁股高高顶起来,让屁眼完全朝向屋顶——这样插进她们直肠内的鲜花才会显得更加娇颜。
  「啪……啪啪……啪啪啪!」
  整齐的掌声打断了老熊一家人的震惊,应声看去才发现那不是掌声,而是刚才没注意到的几名男学生正在角落里挺起腰杆狠狠肏干胯下的女人,只是他们的动作节奏高度一致,才让肉体撞击的声音和掌声类似。
  老熊这才常吸了一口气,说不出话来:「老李,你这是……这可真是……」「给你们一家准备的小节目……我这就是人多,其他东西可真拿不出手来。」李正义见目的达到,笑道:「惊喜还在后面呢,咱们先进门签到吧。」「哈哈,好。」熊哥满意地问道:「老李你这签到又是怎么个流程?」「正常贵客进门,当然要鼓掌欢迎,然后再为贵客换上舒适的衣服开始接风洗尘。不过咱们圈里人自然不能一样……」李正义笑道:「熊哥你看,这衣服是要套在身上,自然要选体重轻、里面宽松的才行。至于打水洗尘嘛,就请熊哥改成洗脸如何?」
  熊哥看着面前的屁股墙,从下到上仔细一扫,顿时明白了李正义的意思,不由哈哈笑道:「好,李校长果然礼数周全,那咱们一起更衣洗脸吧……」却听老熊的妻子金妮有些不悦地插口道:「李校长,你准备这些节目都是给男人用的,却让我们女人怎么办?」
  「嫂子别急,这事我们哪能没想到?」李晓红闻言微微一笑,拍拍手,只见几位少年从屁股墙后绕了出来,一个个相貌俊秀、身体却十分健硕,看的金妮顿时眼前一亮。
  老熊见妻子也有了安排,不由哈哈一笑,暗赞李正义确实想得周到,赶紧脱了衣服朝面前的屁股墙走去。
  正常的迭罗汉都是体重最轻的在上面,耐力最好的在下面。但密室里这屁股墙却是下面倒数第二的女性身材最为娇小显然别有目的,跪在最下面的太低得曲腿、最上面的太高只能看着,只有第二、第三个女性的高度正方便男人肏弄。当然最方便的还是正数第三、也就是倒数第二这位,站着一挺腰就进去了,而且肏起来稍微一低头,脸就正好埋在最上面女性的屁股里。
  李正义的安排其实就是屁股墙上的第三位女性身材最娇小,方便给男人肏几下后抱起来带走,剩下第二第四位其实都是摆设。而最上面的第一位则是体质最敏感,随便摸摸舔舔就很容易潮吹,正好给男人「洗尘」。
  不过老熊身材太魁梧,足足一米九的身高,却是有些疏忽了。好在老家伙智商不低,自己也看出门道,走到近前脑袋一探、双腿一蹲、腰杆一挺,将鸡巴和脸同时狠狠撞进女性的屁股里。
  「啊……」
  迭罗汉的四女同时惊呼,却是被老熊撞得一阵摇晃,险些就散了架。
  另一边,小熊和李家父子也各自选了个屁股柱子就位开肏,从后面看四个男人就好像站在洗手间里对着墙壁并排小便一样,只不过他们面前的墙壁其实很特殊,十分香艳绵软。
  「哎,怎么是香的?」
  熊哥是老派人,本来不愿意舔女性的阴户,只不过客随主便,心想随便意思几下再用巴掌将那女人的尿给扇出来。没想到鼻子往那屁股缝里一凑就闻到股如兰似麝的香气,忍不住伸出舌头朝着女人粉嫩的屄口一舔,入口竟然除了淫液外还有股甜甜的苹果气息。
  只听李晓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反问道:「熊哥可满意吗?」「哈哈,满意,当然满意……」
  老熊回手翘起大拇指比划几下,继续进行「穿衣洗脸」的工作。
  原来却是李晓红心细,早就让这负责潮吹的女人用香料洗澡浣肠,还特意吩咐她们从昨晚就开始空腹准备,早上只能吃水果喝甜水。


  四个男人在「接风洗尘」,同来的金妮当然也不能怠慢。只不过男女毕竟有别,她却无法像熊家父子般给自己接风洗尘,而对这样的美貌少妇来说,给几个小孩子肏肏也很难说究竟是谁便宜了谁。
  好在这几个孩子都还眉清目秀、壮的像小牛犊一样,也算对付。
  金妮暗叹一声,正想随便选个顺眼的男生,却被李晓红一把拉住,凑在她耳边笑道:「妹子别急,给你接风怎么能用这种普通货色……你看后面那两个个。」只见几个健壮男生后面,还跟着两个表情略显紧张、羞涩的小男生,其中一人甚至还有意无意用手遮着自己的小弟弟,同样也是十分清秀可爱。
  金妮微微皱眉,随即眼前一亮,问道:「两个小处男?」李晓红点头笑道:「打过飞机,但绝对没肏过女人的屄,而且我特意让他们憋了半个月没手淫了……」
  金妮眼前放光,心花怒放地说道:「姐姐果然够意思!」「哗啦,哗啦……」
  屁股柱最上方的小女孩本来就是敏感体质,在李熊两家父子四人手舌齐上的攻击下很快泄出精来,淋漓的爱液各自当头喷了几人一脸。早有等在一旁的健壮男生跑过来,将娇躯瘫软的小女生依次抱下来,只剩垫底和正被抽插的娇小女性。
  李正义熟练地弯腰抄起小女生的腿弯一抬,站起身来,鸡巴始终牢牢顶在女生的嫩屄里。抱起小女孩一上一下套弄着,扭头笑道:「熊总,接风洗尘完毕,咱们继续下一步吧?」
  老熊也端起小女孩,站起来举着她的身子一上一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嘿嘿笑道:「这件衣服不错,挺合身啊……老李,咱接下来玩什么?」「接下来,当然是让熊总提前体验一下办学生活啦!」散了人墙,李熊两家分宾主对坐在长条沙发上,这时又有几名身材十分丰满挺翘的女生送上瓜果香烟和茶水,李正义示意坐在自己身上的女孩起身等在一旁,抓过送茶的丰腴女生让她背对自己跪在地上,主动套过来伺候。笑道:「这衣服总穿着容易脏,坐着时换件宽松的比较舒服。」熊家父子有样学样,赶紧也换了「衣服」,待见胯下的女生臀圆挺翘,努力噘着屁股朝自己一坐一坐,果然赏心悦目不少。
  李晓红和金妮也笑嘻嘻地坐过来,却没有让身后跟着的小男生肏弄,而是同样唤来两个女生,噼开腿坐在沙发上让她们舔弄。
  这时又有几位女性两两牵着手联袂走过来,老熊定睛打量,只见这些女性全都是一老一少、一个丰满一个秀丽、一个成熟一个青春,彼此容貌起码有五六分相似,显然都是一对对母女关系。尤其众女里有一对母女俩都是高挑倩丽的模特身材,容貌也极为出众,老的身姿健康圆润、少的身段白腻娇嫩,让人眼前一亮。
  最后还有一位单独行来明显比众位母亲年轻不少的熟少妇冷美人,真个是艳若桃李,看身材亦毫不逊色前面的模特母女。
  这三位特别出众的美女,自然就是阿绣、林雨涵母女和林冰。
  老熊心知这就是李正义所说的大惊喜了,不由问道:「老李,你这是……」李正义含笑道:「熊总,你不妨再和大家说说,你为什么想办学?」「嗨,为了肏屄呗!」老熊大手一挥,无所谓地答道:「以前我一直觉得小姑娘肏起来没意思,又干又紧还总哭哭啼啼的……哎,结果前段时间碰上个小骚货,才知道小姑娘调教好了肏起来是真舒服啊!那水多,高潮来的也快,尤其肏出两个高潮之后,那小屄里简直就像养着一群食人鱼似的,太爽了……」听着老公当面夸别的女人,让金妮有些不悦地哼了一声。
  小熊见状赶紧笑道:「金姨你别生气,我爸他没别的意思……主要他那精力体力你确实也受不了,可总不能不让他过性生活吧?」「就是就是,我和那些小姑娘就是玩玩,玩腻一茬换一茬……老婆你别生气,我换谁也不能换你啊。」老熊赶紧接着说道:「老李你听明白了吧?我就想开个学校,就近挑小姑娘肏屄也方便些。」
  「呵呵,这事太好办了……熊总,今天我给你准备的惊喜,就是你这学校的第一批学生了!」李正义伸手一指场中的几对母女,笑眯眯问道:「熊总说说,肏小女孩,最爽的是什么?」
  「嗨,刚才我不说过了吗?水多、屄紧、尿的快……」老熊看着众女想了想,恍然道:「哦,你的意思是,连小女孩她妈一块肏?这招倒是不错!」「对啦!」李正义抚掌笑道:「不过不光要母女一块肏,还得让小女孩她妈在一边帮忙,求着咱当面狠肏她闺女……让女孩她妈看着小女孩心甘情愿噼开腿让咱肏到翻白眼、吐白沫,这样才更有意思。」此言一出,几对母女全都脸色微变。


  「太对了!哎呀老李你说的我太爽了!」老熊拍桉而起,大声道:「我怎么没想到这样!哎,不过这事儿……就算她们愿意,也有点,有点……」身为男人,老熊不好意思把话说完,但在场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有点什么?当然不是有点不好意思,而是有点难。
  圈里人虽然开放淫乱,但男欢女爱讲究的却是「你情我愿」,绝对没有强迫行为——你不愿意,我不肏就是了,反正愿意肏的人一抓一大把!
  密室中这些母亲既然肯带着孩子出现在此刻,就表示对「群交、轮奸和母女花乱伦」三种玩法都没有异议的,只不过没有异议却并不表示她们就能接受这种伤害身体的方桉。
  母爱是女人的天性,再淫乱的女人也知道心疼孩子。
  娘俩噘着腚让男人肏一肏、轮一轮,舒服高兴了乱叫几声爸爸老公女婿这是一回事,大家高兴乐和,反正也没伤着谁。但小女孩的发育程度、承受能力与身体素质毕竟不够,要让当娘的明知男人想以一种伤害身体、甚至可能危及生命的强度去暴肏女儿,自己还得主动提出这种要求,然后旁观辅助、拍手叫好……这的确是强人所难了。
  不过李正义既然敢提出这样的建议,自然就有所准备。
  只见小嫩模林雨涵嘻嘻一笑,拉着母亲阿绣的手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妈你知道吗,我最乐意陪着李校长肏屄了!不但每次都很爽,而且还能长知识呢!」阿绣微微笑道:「乖女儿,妈也喜欢跟李校长上床,不过我喜欢的地方却和你不太一样……你先说说,最近又学着什么新知识了?」林雨涵大声道:「我跟李校长新学了一个词,叫以屌服人!」「呵呵,傻孩子,你记错了……人家那是孟子说的,叫以德服人。」「以德服人的那是孟子没错,但咱们李校长就是以屌服人——你不服,我就拿大鸡巴肏你!肏到你爽到找不着东南西北,服服帖帖为止!厉害吧?」「呵呵,原来如此。那不用说,咱们娘俩早就被李校长肏的服服帖帖了,只要李校长掏出他那大鸡巴来往妈屄里一插,就算说地球的方的我也答应呢。」「就是就是……对了妈,你还没说你喜欢李校长什么地方呢?」「我喜欢的呀,其实不是李校长,而是他儿子李佳。确切的说是喜欢李校长和他儿子一起肏咱们娘俩……」
  「这有啥稀奇的!才俩人你就喜欢了?昨天在教室里20多个学生一起上咱俩也没看你怎么高兴啊!」
  「乖女儿你看啊,就算20个男生一起轮咱俩,最多就是我给你找了20个新爸爸、你给我认了20个新女婿,然后爸爸教女婿一起肏你或者是女婿跟爸爸一起孝敬丈母娘……可李佳往我屄里一插,他要当我老公,李校长就成了我爸爸。这样不但你多了个新爸爸,而且我也多个个新爸爸,然后你还多了个新爷爷……等李校长趴到你身上给我当女婿的时候呢,你就白捡个干儿子,我还多了个干孙子……多带劲!你没发现这孙子肏奶奶和爷爷肏孙女的时候,就是比女婿肏丈母娘和爸爸肏女儿的时候卖力气吗?」
  「哎呀,难怪每次你一喊爸爸,李校长就特别来劲儿呢!敢情是因为从李佳这一算,他就成了我爷爷啦……哎妈,你怎么早不提醒我呢!」阿绣和林雨涵娘俩本就是模特,表演水平自然极佳,她们站在场中你一言我一语地发骚,听得众人无不欲火大涨。
  李正义和老熊等人从坐下开始就有女人跪伏着帮他们套弄解闷,此刻只是呼吸紧了几分。而那些旁听的母女和学生们们可就不堪了,一个个彷佛身临其境,脸蛋红扑扑地、眼神水汪汪地,全都把手伸进了自己胯下……阿绣眼波流转着一扫,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语风一转进入正题,柔声道:「乖女儿,不是妈不提醒你——主要咱们娘俩都是不耐肏的体质,正常强度还无妨,如果浪的太厉害,容易被男人肏出事儿来。」
  「哎呀,那可怎么办啊?人家最喜欢男人肏我时候比肏别的女人多使劲了!」林雨涵抓着阿绣的手急道:「妈,你今天既然教了我这招,就一定有办法对吧?
  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阿绣嫣然一笑,指了指林冰,说道:「办法就在哪儿呢!是你自己没看到,还怪我?」
  林雨涵恍然大悟地叫道:「对啊,咱们有林冰姐!人家可是有行医执照的专业医生,有她在旁边照顾,怎么肏都没事!」
  此言一出,众女同时神色一亮,几位板着脸的母亲的表情也转为平缓,那些身为女儿的小女孩们更是一个个露出跃跃欲试的态度。


  老熊也兴奋也一拍大腿,笑道:「原来是这样,老李你这准备的可太周到了!」却听林冰冷冷插口道:「医生也分科目,不是包治百病。简单的脱水、眩晕我能处理,真要是大出血或者深度昏迷一样得送急诊。」「呃……」没想到林冰这么不捧场,顿时让老熊一阵无语。
  还是阿绣通过几次接触早已明白林冰是性格使然,赶紧圆场笑道:「林冰妹子,你能做的这几项其实就已经足够了……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鸡巴能肏出来的事儿,不就是屄大点事儿嘛!」「就是嘛!咱既然敢站到这就不怕挨肏,正常女人肏多了顶天也就是脱个水、犯个迷煳啥的,被肏出事就说明她本来就不健康,肯定有心脏病、羊癫疯啥的……」林雨涵笑嘻嘻地接着母亲话茬,有些挑衅地扫了眼众女继续道:「哎,你们谁要是有病就赶紧站出来说一声,以后可别和我们娘俩一起玩!」众女皆默然。
  阿绣见状笑道:「其实当妈的帮着男人肏女儿这事儿,大家既然站在这就肯定都干过……最多就是平常没玩过这么狠的,今天咱不妨当作又受了次极限调教,试试自己的挨肏水平有没有提高咋样?」
  极限调教,是圈中女性都要定期接受的一种性爱测试。
  就好像正常的男人不可能一夜里射十次一样,正常的女性也不可能无休无止地迎接高潮。大家都知道正常性交总要干一会歇一会的,而极限调教的具体内容就是要在群交场合下始终承受两位以上的男性全力肏干,干累了的男人可以去一旁休息或者找其他女人轻抽慢插,而想狠狠肏一会的男人就是集中这一个女人先干,旁边还有专人负责记录,直到女性失去意识或者严重痉挛为止……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帮女性测试出自己的生理承受极限,以防过激性爱产生问题。
  只不过极限调教通常每年才会进行一次,而圈里人正常肏屄群交,被轮到脱水痉挛的时候都属常见,区别只是没有专人记录也未必是一次性就把女人干成这样……所以很多圈里人都不太记得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