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我在摄影比赛上的露出 让我达到前所未有的高

我在摄影比赛上的露出 让我达到前所未有的高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引子
  这个周末,我如常来到小岸她们寝室,和以往不同,这次她们围坐在桌子边上,看见我进来并没有什幺反应。看着她们写写画画的似乎在讨论着什幺,我边好奇,边脱光了我身上的所有衣服。
  「咦?她们好像也没要求我什幺啊?」我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不过已经脱下来了,我也懒得再穿上,顶多就是被她们羞辱一番,我好像已经习惯她们的嘲讽了。我光着屁股站在她们身后,看看她们是不是又再想什幺变态的游戏玩弄我。
  过了一会,她们结束了讨论,一脸严肃的围着桌子坐了一圈。
  「真真,之前是我们不好,让你那幺冒险。」小刘一反常态的话让我吓了一跳,她们良心发现了?
  「我们不能只让你一个人承担风险,让你一个人担惊受怕的。」她们不会也要加入裸奔行列吧?不过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她们又想出新的玩法了。
  「我们决定要分担你的风险,和你一起去体验这种刺激。」想我没风险,别玩我不就得了,真是的,我暗暗的想着。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举行一个摄影比赛,就是我们分别录下一段你裸奔的录影,最后看谁的录影更加刺激,当然你不是一个人,录影的人必须要紧随你的左右的。」小岸边解释着,边给我递过一张单子。
  「摄影比赛评分方法:
  一、时间:持续露出的时间长短
  二、地点:露出的场合——1、可视程度2、周围人群密度3、掩体多少三、事件:变态行为——1、自慰到高潮2、排泄3、放水4、野外灌肠5、被其他人虐待6、其它以上行为均需在随时被发现的情况下完成,每完成一次加一分。
  四、危险系数:所遇危险的次数X危险条件下持续的时间(min)五、加分项:1、三个铜铃2、手铐3、脚铐4、阴道填塞物5、肛门填塞物6、灌肠每项加一分,使用手铐必须将手捆绑于身后,脚铐、阴道及肛门填塞物大小长短固定,灌肠1500ml.
  以上五项按照参与人数名次给分,即:五人参与,第一名5分,最后一名1分,各项得分相加,最高分的胜出。
  要求:整个过程,1、必须全身赤裸(鞋子酌情)2、不许彩绘3、一旦被发现并无处可逃立即结束4、保证人身安全5、浴室等没有危险的地方不算6、拍摄者必须相伴,不得远距离拍摄7、每人只能拍摄一场,不许反覆拍摄选择最佳。」看着这张让我哭笑不得的比赛要求,我知道我的未来一段时间有得玩了。
  小剑篇首先开始这个游戏的是小剑。我一直很奇怪,为什幺一个女孩子会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名字?不过小剑也人如其名,为人直爽如男孩子般,平时她们羞辱我的时候,小剑不像小刘般那幺阴险,想法设法折磨我,但是单纯的她却如同对玩具般很享受玩我的乐趣。这次也不例外,其他人在精心设计想方设法希望获取高分时,小剑却很开心的开始享受这个刺激的游戏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三中午,与以往不同的是我没有在学校准备上课,而是被小剑相约在她们学校一起吃饭。小剑没有特殊要求什幺,这也是我少有的几次以正常人的方式出现在她们学校里,不过我知道这不会只是个简单聚餐,为了方便我只穿了一件深色连衣裙,踩着一双凉鞋,来到了小剑学校的食堂。
  当我到达时,小剑已经在等我了,简单的买了些食物,我们面对面坐下。
  「今天下午和我出去,完成上次提的那个游戏。」刚一落座,急性子的小剑就告诉了我来此的目的。
  「我先跟你说一下计划,你看看行不行,我也不希望你被发现。」小剑还是很直率的:「今天下午我要去教画画,请你来当模特,有报酬的哦,顺便可以赚点外快。呵呵呵!」我只知道小剑多才多艺,但没想到她的绘画水准可以当老师了都。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换件正式一点的衣服啊?」我摸不清当模特和那个游戏有什幺联系。
  「傻瓜,你这个模特是不穿衣服的,还换什幺衣服啊?呵呵呵!」果然,虽然之前就隐约有所感觉,但我还说被小剑的提议吓了一大跳。
  「不行吧,万一你的学生里有我的同学,我就没法混了啊!」「不会的,我教的是老年大学,一群老头和老太太,而且在郊区呢!离市区也挺远的,不会有人认识你的。」「那万一别人看到他们的画认出了我,怎幺办啊?」我还是觉得这个挺危险的。
  「都是业余的练习一下素描,哪会画得那幺好啊?再说今天是给他们考试,他们画好后我会把画都收上来的,这样你放心了吧?」小剑没有强迫的意思,不过我心里却似乎充满了期待。


  吃过中午,我们就出发了,在路上小剑跟我说了下细节,虽然挺冒险的,不过我觉得还是没有大的漏洞,也就没再说什幺。
  我们下午3点才到达目的地,离市区那幺远,真不知道小剑是怎幺找到的这个工作。这是一所小学,很小,只有一个五层高的主教学楼,楼前是一个空空的篮球场,被一排矮小茂密的树木隔开。
  据小剑介绍,每周这一天的下午这个学校放假,所有学生和正式的老师一般都不会呆在学校里的,下午只是陆陆续续会有来上课的老年人和一些像她这样的老师,所有人一般都是在上课前几分钟才会到,上完课就会离开,所以危险性并不是很大。
  小剑的课是4点开始,按照小剑的计划,我们首先来到楼顶,我把身上仅有的一件衣服脱了下来,连同我的鞋子一并交给小剑,此时小剑的游戏正式开始。
  小剑上课的教室在三楼,楼梯在教学楼的两侧,我就这样赤身裸体的从楼顶下到教室,当然这种任务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和刺激性了,穿过空荡荡的楼道,很顺利地来到了我们的教室。因为离上课时间还远,教室里也同样是空荡荡的。
  小剑让我先爬上教室中央的桌子适应一下,虽然是可以合理的没有危险的裸体,但是站在上面的感觉还是让我有一丝的紧张,或者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小剑围着我转了一圈,最后她的目光集中到了我略微有些湿润的下体。
  「这可不行哦,万一到时你兴奋得流了出来怎幺办呢?」我知道小剑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还没有人时我都这个样子,到时的确有可能出丑呢!
  「幸好我早想到了,这个给你。」看着小剑递过来的卫生条,我暗想这倒的确是个好主意。
  小剑又拿出一个胶管:「给你增加点挑战,去灌肠吧!」等我都弄好了回来,看见小剑已经把摄像机安置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我和小剑聊了会天,不久开始断断续续有学生进来了。虽然是学生,但年龄起码也50岁以上了,老太太居多,虽然也有几个老大爷,也许是小剑上节课提到裸模的事情,她们进来看到我虽然有些惊讶,但并没有什幺太大的反应。
  随着学生来得越来越多,底下的议论声也逐渐多了起来,侧耳倾听,她们用上海话议论着,焦点主要集中在我被穿孔的三点处,显然她们对我持鄙视态度。
  也许是认为我听不懂吧,上海人的确不太可能来这种地方做裸模,她们的话语很难听,认为我是个不正经的女人,肯定是在外面混社会的,为了一点点报酬不惜出卖肉体。